光度水文

鸿雁长飞光不度,鱼龙潜跃水成文.

[沙海×哑舍]《短歌行》二.一起来吃小笼包

 

  二.一起来吃小笼包

  黎簇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,像是被塞进了滚筒洗衣机.钓鱼灯的光亮消失了,紧接着,他感觉自己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拎出,腾空而起,轻飘飘地没有重量.就这样过了三秒,又如同过山车俯冲,经历了一系列重力加速度和失重,重重地摔落在一个柔软的垫子上.

  大脑昏昏沉沉,思维跟不上事情发生的速度.他晕了几秒,睁开眼,入目是淡黄色的车顶.

  他撑着自己坐起来.腿还不能用,只有手还能加把劲.然后他发现自己是坐在一辆车的后座上.车位很软,由此他推断出这车一定很贵.

  这时不是在心里吐槽土豪求抱大腿的时候.他四处张望,发现车行驶在高速路上,有无数树木的黑影一掠而过.车的前座上坐着两个男人.“你醒了?”一人听到动静,回过头来,问.

  刚刚问他话的男人坐在副驾驶上,眉目间透着书卷气,温润儒雅.从气质上判断,应该是学者一类的人.

  不管他们职业是什么,黎簇现在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,他们是哪一边的人.

  “你们是谁?”他警惕地反问道.在汪家的一段时间让他成长了不少,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松就让人套话.虽然他不知道这帮人是怎么把他弄出来的,嗯,这不是问题.

  男人勾唇一笑,“我知道现在你信不过我们.吴邪之前就交代过,我们只要负责把你送到就好了.我叫陆子冈,他是胡亥.请多指教.”

  指教个鬼啊,他现在就一残废,顶多拖后腿.

  “那,你们跟吴老板是什么关系?”黎簇追问.

  “姑且算是合作关系吧.”陆子冈道.

  黎簇稍微放了一下心.他想了想,又问:“我们要去哪?”

  “问那么多干什么.”驾驶座上的胡亥终于冷冷开口.黎簇找了个没趣,打量了他几眼.就从着装上看,就能知道,吴邪那种蛇精病的背后一定都是一群蛇精病,还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那种.

  那人面部线条和谐,长得还行,就可惜了一脸高贵冷艳.银发赤瞳,身着玄黑斗篷,如此神奇的搭配在他这里竟然有了几分和谐.不过黎簇是不会买这个帐的,经过苏万这么多年的潜移默化他也对二次元有所耳闻,现在,他脑中无限循环着一句话:你丫玩Cosplay吗!不累啊!

  黎簇的世界观被重新冲刷了一遍.最后,他决定换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坐在后排.

  他现在只感觉很疲倦,终于不用提心吊胆地活着了,不知道多少天他都没有这么完完全全的放松过.

  这种找到大部队的感觉真好.

  随着精神上的放松,很快黎簇就开始犯迷糊了.恍惚里他好像做了一个梦,又或许只是一闪而过的场景.

  他看见吴邪逆着光站在他前方,自顾自地笑起来,露出一口白牙.

  他说:嘿.

  吴邪曾经的确说过嘿这个字作为交流的开始,不过,不是对黎簇,更不是在现在.

  时间地点错误,真正的地方,应该在杭州商业街.

  一个半月以前,吴邪在医院门口拦住了带着汤远的医生,说:我们聊聊吧.

  他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,活像跳蚤市场里的人贩子.

  我是来找你的.吴邪说.

  他们正在街角的一家小笼包店里.医生很喜欢来这里吃晚饭,吴邪知道,于是他就说,我们换一个地方说话吧,就那里.晚饭我请.他指了指小笼包店说,我一般都比较喜欢去那里.

  作为一只吃货的医生自然同意了,虽然他觉得自己和吴邪没什么好谈的.

  于是情况就变成了这样:吴邪对汤远说,我是来找你的.哦,对了医生,你也可以来.

  你找我?汤远吃惊地问,你是我二师兄?

  我是你大师兄.吴邪淡定地说,看见汤远惊地蹦了起来,才继续悠悠道:开个玩笑,你大师兄才没有我这么幽默,是你二师兄让我来找你的.

  二师兄?医生在旁边忍不住笑喷了,因为他想到了某游记.

  吴邪扫了他一眼,才对汤远说:你二师兄现在大事缠身忙不过来,特传微臣前来接驾.

  毕竟是小孩子心性,汤远立刻兴奋地说:现在就走吗?

  不行.吴邪无情地拒绝.还要过一个半月,我会安排人来接你.

  我二师兄安排你来,你安排别人来,一群不靠谱的.汤远愤愤地坐下,又说:我二师兄不是在哑舍吗?怎么有事了?

  他已经忙到连哑舍都交给别人来看了,你说呢.吴邪耸耸肩道,我们这些跑腿的命苦的很呐.

  如果老板就在这里一定会满头黑线,并无语于吴邪睁眼说瞎话的本事.可惜他并不在,于是吴邪就淡定地继续忽悠人.

  那么就这么说好了,一个半月后我会让人过来,提前说一声,来接你们的人是个胖子加个小姑娘.哦,也许还有个穿着蓝色袍子的怪人.吴邪说.

  医生在旁边听得有点发昏,不过他还是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:哑舍.

  哑舍?那是什么?他开始头晕,有什么一闪而过的片段零零碎碎地浮现,等到他想要仔细观察时却又无影无踪.

  一种刻骨铭心的熟悉,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.医生翻遍了自己二十几年生命的全部记忆,甚至连四岁以前的都拿了出来抖抖,就是没找到这个名词.

  你怎么了?吴邪注意到医生的异常,问.

  没什么.医生说,就是,哑舍…有点耳熟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.

  人脑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,能自动忽略很多关键信息.就像你天天去医院上班却不知道从一楼到二楼有多少级台阶一样,也许它就是你天天经过的一家店铺.吴邪忽悠道,只是你没关注而已.

  医生点了点头,潜意识里认同了这种说法.

  说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吃饭,看这小笼包都有点凉了.吴邪转移话题,大大咧咧地招呼道, 来来来,快点来吃快点来吃,不要客气哈.

  汤远生龙活虎地扑了上去,医生若有所思地夹了一个小笼包,总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.

  不过很快,他的注意力就被小笼包转移了.

  彼时,墨脱.

  吴邪从沉睡里醒来,睁眼所见,便是富有藏族特色的天花板.

  他想环视四周,却被一个声音制住.那是男人清冷的语调.他说:你昏迷了三天.

  三天啊.吴邪叹了口气,因为牵扯到气管,又是一阵疼.他只好老老实实地躺好,道:幸好醒了.

  我可以替你收尸.男人站了起来,随着这个动作,他衬衫上的赤龙隐隐移动了些许.

  那我就感激不尽,记得要火化,以防尸变祸害人间.吴邪笑道.

  老板沉默了一会,吴邪知道他有话要说,于是也跟着沉默.良久,老板才淡淡问道:他们来了吗?

  快了,吴邪说,还要再等一会,不对,已经来了.二·师·兄.

  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了胖子一贯的大大咧咧的语调:小天真?你咋在这呢?还活着吧?胖爷我可是把人带来了,哎哟喂这山路是真难爬啊你知道吗…

  门吱呀一声,被推开了,雪山苍白的阳光漫进来,晃地人一时间睁不开眼.门外,如同大海退潮一般,白光渐渐散去,几个人影浮现了出来.

TBC.

评论(5)
热度(63)
  1. 吴邪我男神光度水文 转载了此文字
©光度水文 | Powered by LOFTER